首页每日一文 (page 2)

每日一文

“乐享新生活”绿色读书行动,鼓励乘客能从繁忙中停下脚步,领略不同的风景,体验不一样的都市“慢生活”。关注每日一文,关注绿色读书。

肠子

恰克.帕拉尼克 吸气。 尽量能吸多少就吸进多少空气。 这个故事应该差不多和你能闭住气的时间一样长,然后再长出一点点。所以尽快听吧。 我的一个朋友,在十三岁的时候听到有所谓 ...

阅读 更多 »

体验生活

王小波 我靠写作为生。有人对我说:像你这样写是不行的啊,你没有生活!起初,我以为他想说我是个死人,感到很气愤。忽而想到,“生活”两字还有另一种用法。有些作家常到边远艰苦的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浓雾号角

雷.布拉德伯里 在远离陆地的寒冷海面上,我们夜夜等候着浓雾的来临。雾来了。我和唐给黄铜的机械上好油,点亮了石塔顶端的雾灯。就像灰色天空下的两只鸟儿,我们把光束送出塔顶,让 ...

阅读 更多 »

伤心事

安徒生 我们现在所讲的这个故事实际上分做两部分:头一部分可以删掉,但是它可以告诉我们一些细节——这是很有用的。 我们是住在乡下的一位绅士的邸宅里。恰巧主人要出去几天。在这 ...

阅读 更多 »

造神运动

梁文道 自卡洛斯·克莱伯(Carlos Kleiber)在2004年7月13日逝世的消息传出后,我就一直想写点东西谈谈这位指挥家。但问题是我一直搞不懂,究竟谁是克莱伯。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我算哪个阶级?

D.H.劳伦斯 我觉得,眼下所有白人的世界里,社会阶级的鸿沟反倒比国家间的鸿沟深。其实,思想这东西最具国际性,任何有教养的人,无论哪个国家,都与白人世界的其他有思想的人有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我的“她”

契诃夫 她,按照我的双亲和上司的权威说法,比我出生得早。且不管他们说得对不对,但我只知道,在我的有生之年中,没有一天不从属于她,不感到她对我的控制。她日日夜夜不离开我,我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属于我的马

李娟 有一个人欠了我们家很多钱,现在却死了。按穆斯林的礼性,不还清生前的债务是不可入葬的。葬礼上,阿訇会询问死者亲属:“此人生前亏欠过别人的财物吗?”得到否定的回答后才会 ...

阅读 更多 »

鸟叫

刘亮程 我听到过一只鸟在半夜的叫声。 我睡在牛圈棚顶的草垛上。整个夏天我们都往牛圈棚顶上垛干草,草垛高出房顶和树梢。那是牛羊一个冬天的食草。整个冬天,圈棚上的草会一天天减 ...

阅读 更多 »

葡萄的精灵

王蒙 穆敏老爹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,而一个严肃的穆斯林,是既禁烟又禁酒的。 有一次,生产队的管理委员会在我的房东穆敏老爹家召开。会上,老爹对队长哈尔穆拉特的工作提出了尖锐的 ...

阅读 更多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