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2018十二月

每月档案: 十二月 2018

洪水中的蓝调

梁文道 十几年前,我曾在一张唱片里听到一把小号独奏《奇异恩典》(Amazing Grace),声音粗糙而且遥远。但那把小号,让你仿佛真能听见孤独的人类正打从心底感恩,直直 ...

阅读 更多 »

一次政变

莫泊桑 色当惨败的消息刚传到巴黎。共和国宣布成立。这次大混乱一直拖延到公社以后才结束,刚开始的时候,整个法国都感到喘不过气来。全国各地的人都在玩当兵的游戏。 针织品商人们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比明天年轻

乔叶 常常听到有人叹息着说:“我比昨天又衰老了一天。”我想,他为什么不说自己还比明天年轻了一天呢? 和许多人一样,小时候我一直想的是明天会比今天更接近长大,这多么好。现在 ...

阅读 更多 »

一只狗的情感难题

佚名 一只狗,随着它的主人住在高楼的两居室里,它见到的主人就是一对年轻的夫妇。它习惯于他们早出晚归,并且知道以最热烈的亲吻迎接主人的归来。后来主人有了新房,旧居给了一对老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年糕

吴念真 阿旺和我读同一个小学,低我两个年级,所以之前我并不认识他,不过他倒知道我,因为小学时代我是学校升降旗典礼的司仪。 遇见他的时候,我已经十七岁,他十五岁,两个人都已 ...

阅读 更多 »

随时间消失的刺

刘同 我不赞成失恋了要安慰的更重要原因是,如果你不伤到麻木,你就会一直痛下去。 记得有一年去海岛,我下船去游泳,被水底的海胆刺刺破了脚趾,很长一根刺断在了脚趾里,痛不欲生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我是哪一种女权主义者

王小波 因为太太在做妇女研究,读了一批女权主义的理论书,我们常在一起讨论自己的立场。作为一个知识分子,我们不可避免地会有一种接近某种女权主义的立场。我总觉得,一个人不尊重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我爱过的男孩们都已老了

廖一梅 有那么几年,我常常在出租车里听到何勇的《钟鼓楼》:“我的家住在二环路的里边……”——那好像是“话说老北京”节目的片头曲,摇滚圈著名坏小子何勇的成名曲被出租司机们听 ...

阅读 更多 »

罗素:一九二零

龙应台 眼光敏锐、胸中有丘豁的人来到一个新的城市或国家,很快就可以看出隐藏在这个城市或国家表面下层的骨骼,像X光的照射。这种照射,反而是一辈子生活在其中的人往往看不见的,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李广田 小时候,养过一只野鸡,从毛羽来丰时养起,所以它是很驯熟了,它认得我,懂得我的言语,并能辨识我的声音,我就是那只小鸟的母亲了。 这小鸟渐渐地长了花翅,当我用口哨唤它 ...

阅读 更多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