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2019二月

每月档案: 二月 2019

鸟叫

刘亮程 我听到过一只鸟在半夜的叫声。 我睡在牛圈棚顶的草垛上。整个夏天我们都往牛圈棚顶上垛干草,草垛高出房顶和树梢。那是牛羊一个冬天的食草。整个冬天,圈棚上的草会一天天减 ...

阅读 更多 »

葡萄的精灵

王蒙 穆敏老爹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,而一个严肃的穆斯林,是既禁烟又禁酒的。 有一次,生产队的管理委员会在我的房东穆敏老爹家召开。会上,老爹对队长哈尔穆拉特的工作提出了尖锐的 ...

阅读 更多 »

“天然”食品

梁文道 说到食材,没有人不喜欢“天然”的,或许觉得它味道好一点,或许觉得它对健康好一点,甚至以为“天然”就是天生的好,不需要理由,正如“人工”在这个过度人工化时代里就必然 ...

阅读 更多 »

人人都很寂寞

焦谛卡 谁都想无条件地被爱,但是有谁能无条件地爱自己?对自己不满意,在心理上不独立,不能也不会真的去爱任何人。 自己真的爱别人吗?许多人之所以爱人,是因为自己非常寂寞,希 ...

阅读 更多 »

瞎子

莫泊桑 看见初升的太阳便觉得衷心喜悦,这种喜悦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降到大地来的这片光明会如此这般使我们感到生活的幸福?天空蔚蓝,田野碧绿,房舍雪白;我们喜洋洋的眼睛畅饮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如何优雅的分手

渡边淳一 “离得漂亮”只不过是一种幻想,因为在离别之际双方理所当然地会暴露出自私和丑恶的面目。 离别使人在悲伤和艰难的同时消耗掉许多能量,所以,不到万不得已,千万不要去尝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午餐

毛姆 我是在剧场看戏时见到她的。她向我招了招手,我趁幕间休息的时候走了过去,在她旁边坐下。我最后一次见到她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如果不是有人提过她的名字,我想我这次就认不出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唐人来自何处

梁实秋 我二十二岁清华学校毕业,是年夏,全班数十同学搭乘杰克孙总统号由沪出发,于九月一日抵达美国西雅图。登陆后,暂息于青年会宿舍,一大部分立即乘火车东行,只有极少数的同学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

余华 那些因病逝去的人,在他们的身体被火化之前,都会在我窗户对面的太平间里躺上一晚,就像漫漫旅途中的客栈,太平间以无声的姿态接待了那些由生到死的匆匆过客,而死者亲属的哭叫 ...

阅读 更多 »

珍珠项链

威廉.萨默塞特.毛姆 “真是太巧了,我跟你坐到一块儿了!”我们入座就餐时,劳拉爽朗地说。 “我也觉得是。”我客气地说。 “怎么巧法儿,等会儿就知道了。我特别想找机会跟你聊 ...

阅读 更多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