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标签档案: 三毛

标签档案: 三毛

爱和信任

三毛 每次回国,下机场时心中往往已经如临大敌,知道要面临的是一场体力与心力极大的考验与忍耐。其实,外在的压力事实上并不大会于扰到内心真正的那份自在和空白,是可以二分的。 ...

阅读 更多 »

警告逃妻

三毛 荷西的太太三毛,有一日在她丈夫去打鱼的时候,突然思念着久别了的家人,于是她自作主张的收拾了行李,想回家去拜见父母。同时,预备强迫给她的丈夫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和假期。 ...

阅读 更多 »

PEPA情人

三毛 那一年,因为圣诞节,丈夫和我飞回马德里去探望公婆和手足。 过节的日子,总比平日吃得多,家中每一个女子都在喊:“要胖了,又要胖了,怎么办,再吃下去难看死了——。”说归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我这样的人生

三毛 我搬到北非加纳利群岛住时,就下定了决心,这一次的安家,可不能像沙漠里那样,跟邻居的关系混得过分密切,以至于失去了个人的安宁。 在这个繁华的岛上,我们选了很久,才选了 ...

阅读 更多 »

简单

三毛 许多时候,我们早已不去回想,当每一个人来到地球上时,只是一个赤裸的婴儿,除了躯体和灵魂,上苍没有让人类带来什么身外之物。 等到有一天,人去了,去的仍是来的样子,空空 ...

阅读 更多 »

三毛致贾平凹

三毛 平凹先生: 现在时刻是西元一九九一年一月一日清晨两点。下雨了。 今年开笔的头一封信,写给您:我心极喜爱的大师。恭恭敬敬的。 感谢您的这枝笔,带给读者如我,许多个不睡 ...

阅读 更多 »

西风不识相

三毛 我年幼的时候,以为这世界上只住着一种人,那就是我天天看见的家人、同学、老师和我上学路上看到的行人。 后来我长大了,念了地理书,才知道除了我看过的一种中国人之外,还有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明日又天涯

三毛 我的朋友,今夜我是跟你告别了,多少次又多少次,你的眼光在默默的问我,Echo,你的将来要怎么过?你一个人这样的走了,你会好好的吗?你会吗?你会吗? 看见你哀怜的眼睛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双鱼

三毛 深夜的街道斜斜的往上通,她的摊子有一支蜡烛在风里晃。天冷,地势海拔四千公尺,总是冷的,尤其在夜里。我停下来买一条煎鱼,鱼是煎好的,放在报纸下面,印第安女人很自然的要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塑料儿童

三毛 荷西与我自从结婚以来,便不再谈情说爱了,许多人讲–结婚是恋爱的坟墓–我们十分同意这句话。 一旦进入了这个坟墓,不但不必在冬夜里淋着雪雨无处可 ...

阅读 更多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