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标签档案: 史铁生

标签档案: 史铁生

我这么喜欢你

史铁生 他们一直在街上走着,谁也不说话。汽车的噪音很大。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。 “我不想吃,我不饿。”姑娘说。 他们走进一家饭馆,坐在一个角落里,看得见街上白花花的太阳和一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我与地坛(节选)

史铁生 要是有些事我没说,地坛,你别以为是我忘了,我什么也没忘,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。不能说,也不能想,却又不能忘。它们不能变成语言,它们无法变成语言,一旦变成语言就不再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我的梦想

史铁生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,我的两条腿一动不能动,却是个体育迷。我不光喜欢看足球、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,也喜欢看田径、游泳、拳击、滑冰、滑雪、自行车和汽车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合欢树

史铁生 10岁那年,我在一次作文比赛中得了第一。母亲那时候还年轻,急着跟我说她自己,说她小时候的作文作得比我还要好,老师甚至不相信那么好的文章会是她写的。“老师找到家来问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姻缘

史铁生 我在陕北的一处小山村插过队。我写过那地方儿,叫它作“清平湾”,实际的名称是关家庄。因为村前的河叫清平河,清平河冲流淤积出的一道川叫清平川。清平川蜿蜒百余里,串联起 ...

阅读 更多 »

第一次盼望

史铁生 那个礼拜日母亲答应带我出去,去哪儿已经记不清了,可能是动物园,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地方,总之她很久很久之前就答应了。就在那个礼拜日带我出去玩,这不会错;一个人平生第一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墙下短记

史铁生 一些当时看去不太要紧的事却能长久扎根在记忆里。它们一向都在那儿安睡,偶尔醒一下,睁眼看看,见你忙着(升迁或者遁世)就又睡去,很多年里它们轻得仿佛不在。千百次机缘错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消逝的钟声

史铁生 站在台阶上张望那条小街的时候,我大约两岁多。 我记事早。我记事早的一个标记,是斯大林的死。有一天父亲把一个黑色镜框挂在墙上,奶奶抱着我走近看,说:斯大林死了。镜框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我与地坛

史铁生 现在让我想想,十五年中坚持到这园子来的人都是谁呢?好像只剩了我和一对老人。 十五年前,这对老人还只能算是中年夫妇,我则货真价实还是个青年。他们总是在薄暮时分来园中 ...

阅读 更多 »

爱情是孤独的证明

史铁生 我知道一位现代女性,她说只要她的丈夫是爱她的,她丈夫的性对象完全可以不限于她,她说她能理解,她说她自己并不喜欢这样但是她能理解她的丈夫,她说:“只要他爱我,只要他 ...

阅读 更多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