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标签档案: 梁文道

标签档案: 梁文道

最后一餐

梁文道 人都快死了,还会思量自己的最后一餐要吃什么吗? 为了理解这个课题的真正含义,我去年买了一本《名厨访问集》。里头全是英语世界熟知的食界巨星,几乎每个人都正正经经地回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斋口不斋心

梁文道 如果按照正常的标准来看,我大概很快就要丧失撰写饮食文章的资格,因为我素食的倾向愈来愈强,搞不好那天就要开始守斋戒了。 然而,我又很能体会蔡澜先生未能食素的心境。不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再惨也要吃

梁文道 不用等到灾难的发生,我们其实都知道食物首先是生与死之间的界限,一边是生存,另一边是死亡,没有任何含糊余地。只不过如此赤裸裸的事实,为什么我们平常一点也感觉不到呢?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洪水中的蓝调

梁文道 十几年前,我曾在一张唱片里听到一把小号独奏《奇异恩典》(Amazing Grace),声音粗糙而且遥远。但那把小号,让你仿佛真能听见孤独的人类正打从心底感恩,直直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吃饭是一件需要认真对待的事

梁文道 有一位日本大禅师,日日修行,也没什么别的嗜好,唯独喜欢甜食。在他病重的时候,弟子们从全国各地赶来探望,当然也不忘带一些果子送给恩师,好让他在圆寂前尝一尝。终于到了 ...

阅读 更多 »

也说烤鸭

梁文道 前阵子在北京,接到《饮食男女》的记者的口讯,说是要问北京烤鸭的事。也真巧,当时我正在路上赶去大董赴宴;而大董以烤鸭起家,那一顿想必少不了这看家名菜。可是老实说,我 ...

阅读 更多 »

与狗同桌

梁文道 为了保护这个地方,免得政府部门派人搜查,我不会说出它的名字,也不会指出它所在的位置。总之,它是一家我常去的茶餐厅。 这家茶餐厅门外总有两条母狗,一头黄的打从我几年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庙口

梁文道 小时候看戏读小说,时常见到才子佳人在庙会相遇,上香上出真感情的情节,很不明白其中的奥妙。后来又听说古时的好人家都不许黄花闺女进庙烧香,即使要去,也必差遣丫环随行监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如何谈论你还没读过的书

梁文道 如果篇幅不是那么有限,我实在很想在自己办的读书杂志里开个专栏,广邀各方名家轮流谈一本他们从来没有读过的经典,比如说让一位教文学的大教授承认他其实从未看过《红楼梦》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假如在茶餐厅,一个洁癖怪

梁文道 和许多香港人一样,我是茶餐厅和各式面档的常客。而常常光顾茶餐厅和面档的人,想必都会注意到桌上那个餐具筒的古怪。说它古怪,是因为那个筒的高度永远要比插在里头的刀、叉 ...

阅读 更多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