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标签档案: 汪曾祺

标签档案: 汪曾祺

丑脸

汪曾祺 这四位略有赀财,但在城里算不上是绅士大户,因此对绅士大户很巴结。大户人家有事,婚丧寿庆,他们必定是礼到人到,从不缺席。他们和绅士大户多少都能拉扯一点亲戚关系,叙起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手把肉

汪曾祺 蒙古人从小吃惯羊肉,几天吃不上羊肉就会想得慌。蒙古族舞蹈家斯琴高娃(蒙古族女的叫斯琴高娃的很多,跟那仁花一样的普遍)到北京来,带着她的女儿。她的女儿对北京的饭菜吃 ...

阅读 更多 »

阿格头子灰背青

汪曾祺 敕勒川,阴山下。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 北齐斛律金这首用鲜卑语唱的歌公认是北朝乐府的杰作,写草原诗的压卷之作,苍茫雄浑,前无古人,后 ...

阅读 更多 »

讲用

汪曾祺 郝有才一辈子没有什么露脸的事。也没有多少现眼的事。他是个极其普通的人,没有什么特点。要说特点,那就是他过日子特别仔细,爱打个小算盘。话说回来了,一个人过日子仔细一 ...

阅读 更多 »

钓鱼的医生

汪曾祺 这个医生几乎每天钓鱼。 他家挨着一条河。出门走几步,就到了河边。这条河不宽。会打水撇子(有的地方叫打水漂,有的地方叫打水片)的孩子,捡一片薄薄的破瓦,一扬手忒忒忒 ...

阅读 更多 »

晚饭花

汪曾祺 李小龙的家在李家巷。 这是一条南北向的巷子,相当宽,可以并排走两辆黄包车。但是不长,巷子里只有几户人家。 西边的北口一家姓陈。这家好像特别的潮湿,门口总飘出一股湿 ...

阅读 更多 »

多年父子成兄弟

汪曾祺 这是我父亲的一句名言。 父亲是个绝顶聪明的人。他是画家,会刻图章,画写意花卉。图章初宗浙派,中年后治汉印。他会摆弄各种乐器,弹琵琶,拉胡琴,笙箫管笛,无一不通。他 ...

阅读 更多 »

理发师

汪曾祺 我有个长辈,每剪一次指甲,总好好地保存起来。我于是总怕他死。人死了,留下一堆指甲,多恶心的事!这种心理真是难于了解。人为什么对自己身上长出来的东西那么爱惜呢?也真 ...

阅读 更多 »

豌豆

汪曾祺 在北市口卖熏烧炒货的摊子上,和我写的小说《异秉》里的王二的摊子上,都能买到炒豌豆和油炸豌豆。二十文(两枚当十的铜元)即可买一小包,撒一点盐,一路上吃着往家里走,到 ...

阅读 更多 »